加载中...
蛇魇
发表于:2011-03-11 | 分类: 小说
字数统计: 1.5k | 阅读时长: 4分钟 | 阅读量:

时年,天大旱…

天地不仁,果园干渴,我与爸爸在果园忙活了一整天了,浇地都得抢水。一个大水库,几台机子,一天就把水库抽见底了。其他人早已离去,我们收拾停当正待回家。

忽听水库之中有所动静,未太在意。走到村头小桥之时,又见异动。只见桥上一石不住的动,似乎要蹦将起来。我以石子投之,数次不中,怒!遂捡一大石砸之。不料桥中央乱石飞空,破一大洞,一物猛地蹿出。

拭目细看,大惊,竟是一巨蟒。满身磷甲,坚不可催,通体发绿,极其耀眼。头大似球,身粗如桶。獠牙发光,信子泛红。二目逼人,身体晃动。我看得是一身冷汗,僵在当场,嘴巴大张,却不敢呼吸。

哪来如此巨蛇?!心中正盘算如何脱险,不料老妈竟来迎接。我大急,忙喊:“休要过来,有邪物!”

巨蟒闻之,钻下桥洞消失不见。我越过残桥,回到家去。晚上做饭,正欲舀水,却从缸中见一异物,正是那巨蟒。三人俱呆,不知所措。那巨蟒身子一摆,正要奔向老妈,我大怒,遂跳将过去,以盖捂缸,令其不得出。回头,却已不见老妈身影,问老爸亦不知。冷汗如雨,莫不是把老妈盖缸里了?!

壮胆开缸,却空空如也,巨蟒亦不知去向。四处寻之,不得。遂出门寻。

夜深,无月,风大,空气中一股子腥味,潮的厉害。

我与老爸分头搜寻,老爸去山里,我搜错里。良久,见远处有异象。于是关了电筒悄悄摸索过去。近前,见有一队人。这些人生的模糊,开着一辆拖拉机。忽见一蛇头,正是那巨蟒,老妈被困其中。

怒火中烧,不知哪来的勇气,随手抄起一木头,冲上前去。那车虽在行使,却不快,我平时跳老爸的车习惯了,也不待其停,一下子跳了上去。车上的人瞬间消失,只剩下那巨蟒和老妈。

“难不成撞邪了?!” 什么世道,妖魔作乱!我乃纯阳之体,童子之躯,阴物见我当避之。所以那些 “人” 都消失了。但这巨蟒是实躯,乃妖物,虽是阴物,却不甚惧阳,白天亦敢出,非烈日不可制之。此刻已近午夜,乃阴气最旺,阳气最衰之时。我很明显的处于劣势,自己也不知如何对付这巨蟒。我看看巨蟒身后的老妈,她已经神魂颠倒,肯定是被这妖物迷失了心智。众所周知,女性属阴,容易被阴物控制。要想唤醒她,必须把这阴物请走,或者干脆灭了它。

灭这巨物,我手无寸铁,单枪匹马,实难胜之,弄不好搭进性命。危难时刻,谁能助我?!只恨自己没有火炮之类的武器,但一想,就算有也不能用呀,那不坏了老妈性命?!热兵器不能用,冷兵器又不管用,想来想去只能用法器!

曾在太虚宫学艺两年,道不精,法不深,怎能奈何得了面前巨物?

“无量天尊,祖师爷快快显灵!” 心中默念许多遍。慢慢的心平静了下来,“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万事万物离不开阴阳二字,计算机不是也用 1 和 0 来处理一切的吗?

我和那巨蟒,一个极阳,一个极阴,但此时此刻我阳气已衰,定不能用阳气胜之。于是我便做出了一个极其危险的抉择:以阴制阴。

这一招的原理如下:此蟒乃阴物,且在这阴时阴刻,其体内阴气必满。我可以控制村子中坟地内的阴气,将这阴气注入巨蟒体内,所谓水满则溢,这巨蟒定然承受不了这强大的阴气,必然粉身碎骨。但是这一招极其危险,我道法不精,万一控制不好这阴气,必会遭其反嗜,定当毙命。但为了救母,也顾不了许多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这些想法在脑子里都是瞬间闪过,巨蟒可没那耐心等我慢慢细想。

“各位逝者,乡里乡亲的,帮帮忙,暂且借你们的阴气一用,莫怪!” 心里念叨着,开始发功。劳累了一天,晚上又没吃饭,体力不支,十分吃力。虽如此,亦不敢放松些许,万一不慎,便会命丧黄泉。咬了咬牙,继续发力。

由于几处坟地离村里都比较远,阴气赶路也费时间,免不了我得多努力些时间。

巨蟒已经感觉到我的异常,于是便向我发起了攻击,我一边发力,一边躲闪,很是吃力,只恨当初爹妈少生了两只手给我。待阴气聚齐,我也不再犹豫,将所有阴气集于木头之上,对准蛇头砸将过去

巨蟒只管向我冲来,未来得及躲闪,被重重的击中额头,阴气随即全数注入蟒体内。巨蟒后退,在地上翻滚,痛苦不已,空气中早已是尘土飞扬。我趁机背起老妈便跑,以防别蟒蛇击中。

远处,回头,只见那蟒蛇身体越发的膨胀,鳞片开始脱落,最后身体多处穿孔,血液如柱,四处喷洒。待其不动,上前,举刀,取蛇胆,给老妈服下。片刻,醒来。也不管那尸身,回家躺下便睡,当夜大雨倾盆,村民无不欢喜。次日,蛇身已不见,无有知其去向者…

上一篇:
奶奶
下一篇:
骗你是小狗
本文目录
本文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