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...
逃亡
发表于:2015-03-01 | 分类: 小说
字数统计: 6.1k | 阅读时长: 20分钟 | 阅读量:

村委会前的空地上挤满了人,大家交头接耳互相讨论着什么。我向人群中走去,看到面前竟然是一个巨坑,像是地面塌陷下去所致,人们围在巨坑的边缘猜测着巨坑形成的原因。

好奇心驱使我围着巨坑转起了圈,向坑中看去,里面一片黑暗,深不见底。我顺手捡起一块石头向坑中丢去,石头瞬间消失在黑暗中,并未听到落地的敲击声,莫非这个洞没有底,是个大窟窿?我继续围着巨坑转悠着,突然脚下踩到了一个东西,我抬起脚,蹲下身来仔细看去,却见泥土之中埋着一块手机,刚才的一脚并未将其踩碎。还没等我仔细端详一番,手机便响起了铃声,有人打过电话来了,我想应该是失主在寻找手机,便接通了电话。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,说这手机是他刚才不小心丢掉的,约好了地点让我还给他。

按照约定,我来到了对方所说的地点,果然有一个男人站在那里,看其相貌并非村里的人。我走上前去询问了一番,便将手机交还于他,谁料想他非但没有表示感谢,还一脚将我踢翻在地。只见他掏出一把长刀,目露凶光的向我走来,我心想不妙,此人绝非善类,看这情况怕是要找我麻烦。刚才他那一脚正好踢在我胸口,疼得我在地上不停地翻滚,我艰难的爬了起来,掏出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想与其对峙。男人嘴角露出一丝奸邪的微笑,双脚蹬地,向我飞来,我伸出右手想要用刀子捅他,怎奈他反应比我快,刀子又比我的长,我腹部硬生生的挨了他一刀。他刺中我右腹一刀并未停下,而是连续的又刺了几刀,我顿时觉得腹部暖暖的,鲜血不断的往外涌,口中也吐了不少血。此时我躺在地上,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反抗,心想这次怕是要去见阎王了,只是死的不明不白,实在是不甘心,不知面前的男人是神经病还是有意的报复社会?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是个倒霉鬼!

男人拖着我的脚走向巨坑旁边,此时我看不到一个村民,似乎是在一秒钟内大家全部消失了一般。男人走到坑边,抱起我将我丢进巨坑之中,我在黑暗中坠落,只感到巨坑中吹着一股彻骨冷风,由于失血过多,我的意识渐渐地模糊起来,最终晕死过去。

我缓缓地睁开眼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小屋子里的地上,这个小屋子有些古朴,门和窗都是木质的,窗格上都是纸糊的,面前是一座炕,炕沿上坐着那个男人。他把我弄到这里来究竟想做什么,为什么我挨了他几刀却没有死?我死死地盯着他,生怕他再来伤害我。我仔细地端详着他,此人三十多岁的模样,长相绝非奸邪之人,却不想他竟然如此心狠手辣,真的是人不可貌相。男人坐在炕沿上一动不动,似乎是睡着了。我悄悄的向男人爬去,手中紧紧地握着水果刀,等我爬到他身边仍未见他有任何反应。想起他刚刚那样子对我,二话不说我拿起刀子便向他心脏刺去,手起刀落,男人仍旧没有任何反应,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,竟然是凉的,看来已经死去多时了。顿时,我额头渗出了豆子大的冷汗,这个地方太邪门了,屋子里阴森森的。我双腿发软,踉跄着走出了屋子。

此时已经将近傍晚,天空微亮却看不到太阳,我伸手摸向自己的腹部,却发现伤口已经没有了,只是身体还有些沉重,如同大病初愈,虚弱而没有力气。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屋子,面前的景象已经不再是我所熟悉的村子了,四周一片死寂,仿佛墓地一般,到处充斥着阴暗的色彩。我继续前行,走到了一口井前,井中的水面上结了薄薄的一层冰,冰层下面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。我捡起一块石头向井中扔去,冰层一下子便被打破了,下面的东西飘到了水面之上。我仔细看去,头发瞬间竖了起来,那些东西竟然是冥币,填满了整口井。冥币在不断地增多,如同沸腾的水一样,从井口中冒了出来。顾不得多想,我撒腿便跑,这里的一切都那么诡异,我要逃离这个村子。

跑了许久,发现面前有一棵大树,看树干有不少的年头了,而且没有落叶。曾经听老人们说过,树活得久了会成精,砍伐的时候会流血,搞不好这一棵已经成精了。地上有一个小东西在爬动,我蹲下来仔细看去,竟然是一只知了猴。现在正值冬季,怎么会有知了猴爬出来呢?而且这一只的体型较之前看到的大很多,通体鲜红。突然,地面上出现很多小洞,源源不断的爬出许多知了猴,瞬间地面变得鲜红一片,知了猴们如潮水般向我涌来。我掏出水果刀狠狠地戳了一下树干,一股粘稠的液体顺着伤口流了出来。我闻了一下,那是血液的味道,果然是一棵成了精的树。眼前的知了猴定然是吸食树根的血液成长的,都说知了猴在土中生长六年才会爬到地面上变为知了,那么这些知了猴吸食了六年的血液,应该也已经成精了,目前的状况怕是对我很不利,嗜血的知了猴有可能把我当做食物吸食掉。

我踮起脚尖轻轻地向后退去,这些知了猴应该还没有发现我,真的是万幸。只见它们成群结队的向树上爬去,不一会儿的功夫,整棵树已经布满了知了猴,甚至连树叶和树干都看不到了,整棵树变成血红色。

我惊慌失措的转身跑去,试图远离这棵诡异的树。可此时的我如同站在跑步机上一样,无论我怎么努力,仍然是站在原地。那棵树似乎有无限大的引力深深地吸引着我,让我无法逃离。那棵树的形状如同仙人指路一般,将我引向树的怀抱。树上的知了猴已经发现了我,潮水般的向我涌来。我依旧无法逃离树的引力,生死有命富贵在天,既然逃离不了,那就听天由命吧,死了也没什么不好,可以不用再想那么多,就此解脱,或许这是老天对我的垂怜,收我去天堂。只是被知了猴咬死,实在是死的不怎么光彩,估计是死无全尸。虽说肉体只是一副臭皮囊,但那也是父母赏赐之物,被糟蹋了有些对不住二老。可就算是此时我竭尽全力的挣扎,却也还是逃脱不了这棵树的束缚。哪怕心中有一万个不愿意,又能奈何?

我闭上双眼,长啸一声,做好离去的准备,虽不能死的重于泰山,也不要死的窝囊。许久,我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竟然毫发无损。只见那些知了猴在地上蠕动着,渐渐地都变成了知了。果然是成了精,一般的知了猴是晚上钻出地面,爬到树上,早晨才会变成知了。这些吸饱鲜血的知了猴已经等不到天亮,跃跃欲试的想要飞翔,在傍晚已经脱壳。谁料想,鸟儿也是勤快,在树的上空盘旋着,找准自己的目标,美美的饱餐了一顿。这些鸟儿是我的救星,但是它们也算了饮了血,已不再是普通的鸟儿,怕是它们也会中了邪而嗜血。大树已被知了猴吸干了精血,失去了引力,我重获自由。大自然真的是很奇妙,一物降一物,而我此刻是那受益者,不知道该感谢知了猴,还是该感谢鸟儿。知了猴使我摆脱了树的牵引,而鸟儿将我从知了猴的威胁中拯救出来。我来不及言谢,匆匆忙忙的向村子外跑去。

前方看起来很熟悉,竟然是村委会的大院,记得我就是从院子里的坑掉进洞里才来到这个诡异的村子里的。现在又来到了这个洞的面前,难道我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村子里?这怎么可能呢?回头向身后望去,那棵树还在那里,这还是那个诡异的村子,只是这村委会真的很像,那么眼前的这个洞一定是连通现实的入口,只要我跳下去应该就可以回到现实了。我走上前向下看去,这个洞还是那么深邃,漆黑的一片,让我心中有些胆怯。看看面前,再望向身后,狠了狠心,跳了下去。

我在空中不断地坠落,先是漆黑一片,慢慢地开始有了光亮, 我发现自己经过的地方是那么的眼熟,那棵树也擦肩而过,随后是那口井,最终我坠落到那个小屋子里。那个死去的男人依旧还在那里,我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为何我从那个洞中跳下没有回到现实,而是又落在这个小屋子里,面前的景象和先前落下时一模一样。那个洞如同镜子一般,而这个村子存在于镜面的两边,我从镜子中穿越,最终还是落在这个村子中。就是这面镜子阻挡了我返回现实中的路,要么我寻找其他的出口,要么我打破这面镜子,这两者怕是都没有那么容易。或许这个洞是那个真实洞的映射,这个洞是一面镜子,而真实的洞必定存在于村子的某个地方。有可能是那口井,那个屋子,也可能是其他的位置。

夜,如此的静谧,月晕如同清水般洒在大地。宽阔的马路延伸到远方不知尽头在哪里,路边的树彼此相依,诉说着甜蜜的往事,勾勒着美好的未来。而我,一个人走在这寂寥的路上,体会不到别人所能体会到的幸福,感受着别人所不能感受到的痛苦。我与未来之间相隔一座山,看不到山的那头是什么,这座山需要时间去翻越,而时间是个魔咒,它总喜欢偷偷的溜走,把我们远远地甩在身后。

我不知所措的徘徊在这个小村庄中,这里是一个圈,入口即是出口,出口便是入口。万事万物都处在动态变化之中,此刻是入口,下一刻便是出口,而时间往往是很难把握的东西。时间的漂移加上空间的转换,你永远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你未来会出现在何时何地,也不知道下一刻出口会在哪里。运气好的话可以走出去,运气不好的话便会困死在这里。

这个诡异的村庄阴气森森,神经紧张的我快要崩溃。我该到哪里寻找出口?我是活在现实里,还是活在噩梦里?这么大的村子里死气沉沉,只有我一个人,我是一个被世界遗弃的孤儿,迷失在世界里,也迷失在自己的心中。迷失了方向,迷失了一切。我漫无目的的走着,心想或许运气好可以走的出去,或许永远的被困在这里。不管怎样,也不能在原地等死,死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失去希望,可怕的是孤独的呆在原地。就这样走着,哪怕是累死了也总比死在原地强。

为何我会如此的沮丧,又为何如此的伤感?是什么改变了我,是时间的雕刻还是风雪的打磨?白了黑发,填了皱纹,至今却一事无成,却被困在这个死气沉沉的村子里。曾经幻想着在地狱中厮杀,也不枉在世间疯狂一遭,谁料想来到这个没有任何生气的村子里,连个鬼影子都没有。这是一个孤独的世界,没有人之间的争名夺利,勾心斗角,也没有妖魔鬼怪前来索命。人是社会性的动物,最怕孤独,而我此刻便坠入了这座孤独之城,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,老天要如此的惩罚我。

或许我不该跳入那个坑,而应该爬上那棵树顶,看一下远方的风景,树的顶端说不定是出口呢。还有那口井,可能是联通外界的通道,而刚才井中冒出的冥币,应该是人间烧过来的吧。想到此,我冒了一身冷汗,难不成这里是阴间?!

我仔细的回忆着到这里来的每一个细节,没有奈何桥,没有三生石,更不见彼岸花。这里根本不像传说中的阴间,整个村子不见一个鬼影子,可这里也绝非阳间,这到底是哪里?!树上不结果,井里不出水,寨子里无人。我到此处见到的活物只有那嗜血的知了猴和救我的不知名的鸟儿,而它们也是在瞬间消失了。这个村子似乎会消化掉一切活物,此时此刻,我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。记得之前腹部被捅了几刀,而现在却看不到任何伤口,难不成我已经死掉了?现在的我是一个游魂?可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体重,地球的引力依旧还在,我还是不会飞。或许我还活着,而这个村子有种魔力使我的伤口愈合,或者在这里时间可以倒流,让我回到了被刺杀之前。

可这些还是不能解释这是哪里。我来到村口,走到坑边,望向黑暗之中,刚才那一跳我回到了第一次坠落的屋子里,我决定再试一次,看看是否还会落到那个地方。前两次坠落的时候由于惊恐我是闭着眼睛的,而这一次我决定睁着眼睛看看能有什么发现。

不再犹豫,我纵身一跃跳进深坑之中。开始的时候,周围一片黑暗,逐渐的开始有了光亮,本以为要落地了,不想自己依然在坠落,后来又进入到一片黑暗之中,最后我被一股力量冲出了地面。回头一看,自己是从井中冒出来的。我回想着坠落的过程中曾经出现的光亮,那里似乎是现实世界,只不过我没有停下来,而是穿过了它。如此说来,那个深坑的确是一个通道,只是为何每次的落地点不同呢?而且明明经过了现实世界却又坠落回这个诡异的村庄,实在是想不明白。

我坐在井边,回想着所发生的一切,这应该是一个空间的问题,空间的折叠!阻挡我的东西如同一张纸,这张纸在没有折叠的情况下,将空间一分为二,只要我从洞中跳下去就可以到达纸的另一面,也就是从一个空间穿梭到另一个空间,这就是我从现实世界到达这个村庄的过程。而后来跳了两次都回到了村庄,应该是纸发生了折叠,形成一个 V 字形,纸的背面变成了正面,我从坑中跳下,是离开了村庄,经过了现实世界接着又穿破了纸回到了纸的同一面,也就是又回到了这个村庄。至于为何两次的落地点不同也可以解释的通,那就是纸的折痕发生了移动,空间发生了位移。既然如此,要回到现实世界只能等待纸重新变成平面,或者折叠成 Z 字形,这样我就可以穿透纸落在纸的另一面。也可以等待纸发生扭曲,这样子我不需要穿越纸就可以达到它的另一面,但是扭曲不如折叠来的简单,因为我不知道它是如何扭曲的,便不晓得该走哪条路线。更头疼的是我根本不知道这张隐形的纸何时会发生折叠或者扭曲。难不成我要 24x7 一直跳去深坑中?不被吓死怕也是要被累死了。

跳还是要跳的,伟大的科学家爱迪生当初试用了 6000 多种材料,进行了 7000 多次试验才发现了真正可以实用的灯丝,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尝试呢,毕竟爱迪生是为人类造福,而我是为己谋生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于是我不断地在村委会院子里的坑中跳来跳去,终究是无法逃脱村庄的束缚,而体力却耗损殆尽。

村子里空空如也,虽有民房百间,却无一粒粮食,田间也无庄稼,甚至就连杂草也毫无生机,一片枯黄,村口那棵唯一有一抹绿意的大树,也被知了猴吸食殆尽,知了猴化作知了被大鸟吃掉,它们刚要展翅飞翔便已殒命,应了那句羽化成仙的话语,成仙便是死亡。大鸟已不知所踪,或许它们飞向了蟾宫,与玉兔作伴,与嫦娥共舞。总之,整个村庄只剩我一个活物。

这个鬼地方,我一刻也不想多呆,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之后,我便开始了新一轮的跳坑之旅,只是这次不再跳大院中的那个坑,而是跳井,爬树,翻墙,一切有可能是出口的地方我都尝试过一遍,然而,我依旧无法逃脱村庄的束缚。

我累了,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都很疲惫,那就闭上眼睡去。简单的睡眠,简单的没有梦境,不知过了多久,一抹光亮照在眼前。我眯着眼睛看去,一轮红日挂在天边,不是朝阳,没有朝气,而是残阳如血,死气沉沉。这番景象让我想起了王勃《滕王阁序》中所写 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,然而这里只有落霞,没有鸟,更没有水。此时的我没有诗人的雅兴,残阳、枯树、断肠人本该产生一首好诗词才对,然而绝望的人无心吟诗作对。

绝望并非来自于一时的挫折,而是每天都在重复的努力完全得不到回报。日升月落,日落月升,周而复始,这里只有两个时间,那边是傍晚与黑夜,你永远看不到朝阳与当空烈日,也看不到村庄有任何的变化。日复一日,我不再尝试着逃离这里,因为根本无法逃离,我已经绝望了,不知经历了多少日夜,我不吃不喝却感觉不到饿与渴,只是很疲惫,绝大部分是精神上的疲惫。

人生第一次感到活着没意思,孤独是那么的可怕,许久未讲话,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,罢了,罢了,随它去吧。我掏出水果刀,扎向自己的心脏。

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从腹部传来,此时的我躺在巨坑边缘,腹部插着一把刀,流着血,面前站着的是那个杀我的男人。我终于走出了村庄,回到了现实世界,然而我就要死了。

“是你放弃了我赐予你的机会!”,男人开口说道。

“什么机会?” 我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话。

“永生!”

“永生?”

“对,所有人都渴望的永生,而你,放弃了”,男人有些惋惜地说道。

“可是你所谓的永生我并不喜欢,那里死气沉沉,除了我没有任何生命,也没有生机。没有鸟语花香,没有狂风暴雨,没有菜米油盐酱醋茶,没有女人的嬉笑和孩子的打闹,没有成功的喜悦与失败的难过,甚至就连绝望的情绪都会被无尽的时间所吞噬掉。总之,不管是美好的,还是不好的东西,那里统统都没有,那里拥有的只有死寂与孤独,这边是你说的永生?”

男人用深邃的眼神看着我,悠悠的说道:“真正的永生便是如此,所有的活物都将死去,所有的情绪也尽皆化为孤独,而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还存活的生命,唯一便意味着孤独,所以陪伴你生命而存在的就只有孤独。你的生命不再需要靠食物与水而维持,你也不会生病,因为就连微生物也殒没在通往永生的过程之中,你是这个世界的主宰,而你本身却被永生而主宰。你获得了永生,任何事物都无法杀死你,除了你自己,而你选择了放弃永生,那么你终将死去,而且是马上。”

我大笑几声,抽搐的说到:“如果永生需要我付出一生的孤独作为代价,那我宁愿死去,人总是需要或在人群之中才能称之为人,否则活的连条狗还不如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当一个人所有的情绪都被孤独替代之后,他的生活是单调的,或者说他是一个活死人,行尸走肉而已。我在村庄中呆了几个日夜,连最终的绝望也已经丢弃了,生与死已经没有区别,或者说不如死去。如果说放弃永生我便可以逃离村庄,哪怕是出来后马上要死,我也不后悔,事实上我真的就要死去,那便去死吧。”

我不断地咳着血,意识渐渐模糊起来,感到自己越来越轻,飘了起来,我看到自己的灵魂脱离躯体而去,这便是自由,摆脱了躯体的束缚而获得的彻底的自由。这一刻我才明白,自由比永生更加可贵,生命不在于长短,自由的生命才会精彩,或许看透了生死的人才能成为得道者。

我俯视大地,看向那个男人,他面露苦色,微微摇头,巨坑中卷起一股气流,将他吞噬。我放弃了永生,而他终究会被永生所困,我还可以同情他,然而他唯一的情绪便只有孤独,直到找到另一个人来替代他,否则他就是想死也难……

上一篇:
今天的梦
下一篇:
影子
本文目录
本文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