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...
逍遥于世
发表于:2015-09-12 | 分类: 小说
字数统计: 5.2k | 阅读时长: 17分钟 | 阅读量:

躺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,困意来袭,便睡了过去,半梦半醒的似乎被谁扯了一下左胳膊,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。刚才那一下子十分真实,我打开手机四周查看了一遍,并未发现有何异常。难道是做梦了?自己真的是有点神经质,总是做一些离奇的梦,这样子下去怕是要去看心理医生了。回到寝室总是要把每个角落查看一遍,确信安全才会关灯,怕的是某个地方会藏着不寻常的东西。

话说刚才那一下把我从睡眠中拉醒,虽然并未发现什么异常,但黑灯瞎火的我总还是感到有几分不安,又不想跑到地上开灯,这个时候床上比较安全。我在心中说服自己,是自己想多了,估计是神经中枢跟我开玩笑闹着玩的。我蜷缩到被子里,不让身体的任何一点地方暴露在空气中,这样心里踏实了一些。

浑浑噩噩的又睡了过去,睡了不久,感到右边的胳膊也被扯了一下。我睁开眼,看到自己身处一条街道之上,阳光昏暗已是黄昏。街上聚集了很多人,人群中间是一根十多米的竿子,大家围着竿子不知道议论着什么。喜欢凑热闹的我走上前想一探究竟,不料随着我逐渐的接近竿子,自己的身体却越来越轻,当我走到竿子底下的时候,我竟然不由自主的飘了起来。我吓坏了,努力挣扎着却无济于事,身体一直在上升,看着地上的人逐渐变小,我也离地面越来越远,恐高的我尖叫着希望能有人来救我。

然而,不论我升多高,却一直超越不了竿子的高度,我发现本来十几米的竿子在不断的长高,直插云霄,把天捅了个窟窿。而我也在不断的往上飘,但只能直线上升而不能水平移动。高空的空气稀薄起来,我感到一阵头晕和恶心,最后晕死过去了。

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地面了,我心中疑惑,我是怎么到达地面的,如果是摔下来的,这么高肯定是必死无疑,可是我检查了一下身体,竟然没有任何损伤。难道是我飘到了飞机上,被捎回了地面?这也太匪夷所思了。我看了看四周,已经不在那条街上了,记得我上天的时候一直保持与那根竿子平行,而竿子是笔直的,按理说我掉下来应该还是会落到这条街上才对。难道我下落时遇到了狂风把我吹跑偏了?很有这个可能。其实说我是落下来的谁都不会相信,没有谁从高空自由落体下来摔不死,难不成我已经死了,现在的我只是个游魂?我摸了一下自己,肉是实实在在长在身上的,掐一下也会疼。这证明了两点:第一,我还活着;第二,这不是在做梦。

我思前想后,绞尽脑汁也没有想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明明是躺在床上睡觉,怎么会到了那条街上,为何自己会飘起来,而我在高空中晕过去以后究竟发生了什么,为何我又毫发无损的落到了地面?难道我是飘下来的?想想也不排除这种可能,既然能飘上去,那么也有可能会飘下来,不论是飘上还是飘下,总之都是超越了物理学的范畴。至于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,已经超越了我的理解范围,我所能做的只能是接受现实。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我现在究竟是在哪里,又该怎么回到我所在的宿舍。

我观望了一下四周,发现我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这里不是宿舍,也不再是那条街,放眼望去,这里一片凄凉,没有城市,也没有村庄,而是一片荒凉的草地,一望无际的荒草,如大海一般看不到彼岸。此时此刻的我显得那么渺小,如天地之间的一只屡蚁,被时间所忽略。满目的苍夷,让我的心中充满了绝望,这一片荒原,我找不到方向,该如何才能走的出去?叹天地之苍茫,吾辈之甚微,如此渺小改变不了世界,而世界也不屑改变于我。突然感到自己是多余的,找不到存在的价值和缘由。生与死,存在与否似乎并不影响地球的转动,也不影响他人。然而活着就是活着,哪怕没人在乎也要活出自己的精彩。

我看向前方,虽然是一望无际,但世界终归有其尽头,只要我沿着直线往前走,总会走到世界的边缘。虽然我没有粮食,没有水,但总不能困死在原地,能走多远算多远。战士总是要死在战场上才不枉这个名号。

真正的孤独不是面对着很多人玩手机,而是拿起手机却不知道该找谁求助。何况此时此刻,我的手机根本搜索不到任何信号。夕阳散在枯萎的荒草之上,别有一番风味。所谓是吃自己的饭,流自己的汗,靠人靠王靠祖先,不算是好汉。如今我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,不妨拼命一搏,哪怕是死在这荒原之上也没有什么遗憾的。人总是要死的,或早或晚而已,若是没有太多留恋,生不如死。

我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,人所畏惧的不是路途遥远,而是不知道路有多长,无尽的边际消磨着我的意志,向前或许可以生,然而前方有多远没有人能告诉我,或许我会死在路途中,是该驻足等死,还是要继前行累死,亦或足够幸运而走出去?想想自己的人生不是很如意, 该有的还没有,不该遭受的却要忍受着,或许在此长眠也算是一种解脱。生于天地间,葬于天地间,又何尝不是一种大自然的平衡?

我累了,真的很累了。我不怕奋斗,而怕不知道该为什么而奋斗。人一旦失去了希望,那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。没有目标,那就是行尸走肉。我目前就是处于这种状态,想着走出去,却又找不到方向,那为何不淹没于这个地方,何必苦苦挣扎?我越想越绝望,索性停下前行的脚步,躺下来看着昏暗的天空。我累了,真的很累了,不如闭上眼睡一觉,或许醒来就会到达另一片天地。

昏昏沉沉的,我睡了过去。睡梦中,我回到了学校,回到了寝室的床上,每天忙碌着该忙碌的事情,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。虽然时刻牵挂着课题的进展,也会有担心和烦恼,但那也是实实在在的事情,那些困难是可以克服的,相对于现在,那都不是事!

梦终归是梦,不论是美梦还是噩梦,总会有醒来的时候。待我醒来怕是还要面对那一片荒原,整个人湮灭在孤独之中。

突然,我的胳膊被谁扯了一下。我惊醒来,发现天空黑暗一片,四周也是黑漆漆的。我伸手摸向四周,感到自己似乎被困在一个箱子内。我伸手摸向自己的口袋,幸好手机还在。我打开手机,照向四周,不找不要紧,待我看明白了四周之后整个人都吓傻了。

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铺满被子的棺材之内,棺材盖已经翻到在地,棺材坐落于一个小坟丘之上。四周是漫无边际的荒原。我脑袋里空白一片,难道我已经死了?怎么会躺在棺材之中,就算是死,也要火化的呀,而我现在竟然是尸体保存完好,而且已经诈尸了。就算是死,也不该埋葬于这么个鬼地方,风水不好,竟然诈尸了,死都不能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,与我生前的形象真的是判若两人。

对于自己躺在棺材里,我还是感到莫名其妙,为何每次睡着后,醒来都会出现在不同的地点,而且越来越玄乎。难不成是梦中梦?在我所处的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之中,是不会有这种玄幻的事情发生的。思前想后,想到了看过的电影《盗梦空间》,如果处在梦境之中,那么逃离梦境的方法就是自杀 。然而,若混淆了梦境与现实,那么自杀这种举动是及其危险的,比如说如果你处于现实之中,你却误以为自己在梦境之中,如果你自杀,那么就真的会挂掉。

我再次看了一下四周,感觉目前应该不是处于现实之中。再看向自己的衣服,明显的是古装啊。在我所处的那个年代,就算是不火化,那也不至于穿古装啊。活人穿古装那叫做复古,而古装穿在死人身上,那叫做诡异!就目前的情形来看,我百分之九十九的确信自己处于梦境之中。要想脱离这个梦境,那就要自杀。这里诡异的气氛早已经让我窒息,我迫切的想要逃离这里。于是我不再犹豫,狠狠地一头撞向棺材之上。

醒来之后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只是这张床不同于学校的那张床,而是一张古色古香的实木床。不妙啊,我心想刚才肯定是撞晕了,而没有撞死!想到这里,我急切的想要回到现实世界,于是我从床上爬起来就撞向旁边的柱子上。

刚撞了几下就看到门外进来一个穿古装的女孩子,只见她慌忙走上前来拦住我,口中说道:“老爷,不要!”

我彻底蒙圈了,心想怎么睡了几觉就升级为老爷了。平时 “老子,老子” 的喊着自己,没想到这会儿真的有人喊自己老爷了。我第一个想法是自己被整蛊了,记得前段时间去恩施开会也被整过一次,只是那一次是通过电话骚扰的。而这一次未免玩的有点大了吧,怎么都换上了古装?就算是要整蛊,也没必要花费这么大的代价吧,且不说这一身古装,就这个房子的租金怕也是不菲吧。想整我很简单,深更半夜的一个电话就可以吓死我,没必要花费这么大的代价。再看向面前的这个女孩,我根本就不认识,那几个龟孙子为了整我请了个女演员?!

我觉得他们做的有些过分,便恼怒了起来。破口大骂:“你们这是要搞哪出?这样子整我有意思吗?!”

谁料那女生竟然惊慌失措,一下子跪了下来。我脑袋一大,心想这他妈玩的也太过了吧,直接给老子跪了!这种被尊重的感觉真他妈的爽,既然他们愿意玩,不如我就陪他们玩下去。我整了整衣领,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起来吧!”

那女生应了一声便站了起来。我清了清嗓子问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女生应道:“恭喜老爷起死回生。”

听闻此言,我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,便让她详细道来。

从她的叙述中我大致了解到我是这个家庭的主人,常年卧病在床,最终因疾而终。昨日入棺,夜里夫人来灵堂守夜,发现棺材中有动静,找人开馆之后发现我胸口尚有起伏,才知我原来是假死。就这样子我起死回生,捡回了一条命。我越听越糊涂,看那姑娘的神情不像是在编故事,心里盘算着莫不成我真的穿越了?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,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,看来这肉体是真的。我跳下床,背着手在地上转着圈儿,并未发现身体有何不适。不是说我常年卧病在床吗,为何我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?

我眼珠子转了转对女生喊道:“传夫人!”

女生应了一声便出去了,不就门外进来一妇人,容貌清秀,甚为可人,观之心旷神怡,还没等我开口,妇人便走上前来搀扶着我,温柔地问道:“老爷,你怎么下地了,快回床上休息!”

我心中窃喜,心想这妇人应该就是本老爷的老婆了,生的这般美貌,且如此温柔,哪怕这是一场梦,老爷我也要好好享受一番。我大声笑道:“夫人莫担心,老爷我身体倍儿棒,死过一次以后已经脱胎换骨了,如今再无疾病缠身,定可长命百岁,与你共闯天涯!”

虽然话说的爽快,但是我对自己当前的身份和这个家庭毫无所知,也不知道今夕是何年,我只是一个迷路的灵魂,闯进了一个陌生人的身体内,霸占了他的家产和他的一切。但是没关系,我也可装作起死回生之后的失忆症,反正这副躯体是真实的,不会有人怀疑我。人类总是对新环境或者新事物充满好奇,我也是如此,我迫切的想知道这副躯体的容颜如何,吩咐下人找来了镜子,看着镜子中的那张脸,我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,多么俊俏的一张脸,虽然有些憔悴,但还是掩饰不住那股帅气的味道。心想,若能如此过一辈子也好,虽然不知道这个时代背景如何,但我在这个时代中应该是一个成功者,可以不去奋斗,便坐享其成,有美满的婚姻,敞亮的房屋,忙前忙后的下人。

如此过了几日,我慢慢地了解了自己的身份以及社会背景,每日在府中喝茶赏花,过的倒也舒坦,日子久了,对这里的人有了感情,但是偶尔也会想想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,那个世界里的朋友与亲人。我至今依旧不清楚自己为何会闯入这副躯体,或许是前世有未了的一段情缘,或许该离开,过去的毕竟已经成为历史,我们无法改变历史,只能努力的创造历史。离开吧,我怕自己在这个世界里呆久了会舍不得离开,可是我又该怎么离开呢?自杀吗?先不说自杀后会不会回到未来世界里,如果我真的自杀了,那么这副躯体就真的成为了死尸,而这副躯体的家人又要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。我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心怀天下,道德高尚的人,但我真的见不得生离死别之痛。虽说我死了可以一了百了,但毕竟我会进入中阴身,在此之间还是会看到亲人的痛,怕是一念之间我又舍不得离开,却又回不到这副躯体,最终落得个孤魂野鬼的下场。想想未来世界里的那个我,每天早出晚归,坐在电脑前,面对着那些焦头烂额的数据,毕业压力、工作压力,家庭和社会压力,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似乎那个世界里痛苦大于快乐,但是那个世界里有生我养我的父母,有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,又叫我如何能够舍得?

离开吧,我的离开会给这个家庭带来悲伤,但是我的闯入也给他们带来了欢声笑语,虽然短暂,却也是一段幸福的日子。人与人,没有谁离不开谁,伤痛总会被时间抹平,一个人的离去总会被另一个人的到来所填补,或许我本身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。

花了两天时间,我安顿好了府里的事情,告诉大家我要去远方旅行,或许不再回来。在一个傍晚,我一个人背着行囊出发了,我总觉得傍晚才是适合分离的时刻,孤单的身影与西下的夕阳更配。一个人,一双草鞋,一身布衣,三两个馒头,一壶酒。离开了喧嚣的街道,来到了荒山野岭,没有了人间灯火,星空更加璀璨了,仰望星空,除了叹息自己的渺小之外,更加充满了对宇宙的好奇与向往,万千繁星中,哪一颗是我,哪一颗是你?饮一壶浊酒,赋两三首诗词,似乎很惬意。酒过三巡,眼神渐渐迷离,躺在草地上就此睡去,不知一觉醒来又是怎样的一番景象。

这个世界没有安乐死,我没有勇气上吊或者自刎,也没有地方寻找悬崖峭壁,我只能饮一壶毒酒,肝肠寸断是这壶酒留给我的对这个世界最后的感受。痛着痛着就不再痛了,该来的来,该去的去,该舍弃的舍弃。我渐渐地清醒了,看着地上那副躯体越来越远,直到他化成一个点,直到那个点消失不见,我看到了城池的点点灯光,点点灯光化成一片光晕,继而消失不见。天空的星星离我越来越近了,甚至是触手可及,我感觉到了空气的稀薄,感到自己无法呼吸。我确定草地上的那副躯体已经死去,我不确定我还能不能回到未来世界里自己的身体之中,或许我的灵魂会在眼前的星空里得到净化,甚至被星星的光辉所化解,继而成为其中的一丝光亮。

渐渐地我失去了意识,突然之间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,我的眼前是一片光亮,刺的我睁不开眼睛。白茫茫的光亮中,我是一个孤影,空间无限大,没有方向,难道在回家的路上我迷失了方向,掉进了一个无限大的容器中?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,瘫坐在地上,身边无一物,甚至连一丝尘埃都没有,太干净了,太安静了。我紧闭双眼,可那片白光依然挥之不去,伸手去抱头,却发现脖子上面一无所有,脑袋哪去了?再摸去脖子也消失不见了,我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分解,确切的说应该是灵魂在挥发,因为此刻我根本就没有躯体,而我的思维也不知从何而来,或许组成灵魂的任何一个元素都可以思考吧,管它呢,就此消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多一个不多,少一个不少,能到这世上走一遭已经不再有其他奢求了。

何去何从,顺其自然吧,一切随缘。前一秒的你是你,后一秒钟的你是你,或许下一分钟的你便是另一群细胞组成的生物,你已经不再是你,躯体如此,灵魂亦如此,梦醒后,消散的灵魂必然会重新组合,迎来一个全新的我。

上一篇:
新课题
下一篇:
人鬼之战2015
本文目录
本文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