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...
杀尸
发表于:2011-02-12 | 分类: 小说
字数统计: 857 | 阅读时长: 2分钟 | 阅读量:

山区,

村子里又死了两名民兵,万恶的土匪,杀人如麻……

天色已黑,尸体暂不能处理,只好将其运往村里义庄,派两名民兵看管。

老王和小刘提了瓶二锅头来到义庄。所谓的义庄实际上是一座弃用的民房,房子里有一铺炕。炕西边那间屋子也就是进门对的那间停放着两具尸体。

寒冬腊月,老王和小刘坐在炕上喝着闷酒。要不是为了挣这几块钱,谁愿意来这死人屋陪着死人睡觉呀,且不说晦气,就是这破房子四处漏风冻也冻死人呀。还好有酒,一来可以壮胆,二来可以暖和一些。

二人无语,天黑的要命,外面飘起了雪随着风肆虐着。忽然,炕上的煤油灯灭了,屋子里顿时一片黑暗,屋外大风呼呼,屋内静悄悄。

夜,可怕……

火柴放在地上,老王静了静狂跳的心,摸索着穿上鞋,向停放尸体的屋子走去找火柴。两间屋子间是一个没有门的门框,上面挂一布帘。老王穿好鞋就要掀开帘子,可是当他的手触及帘子的那一刹那,老王呆住了,浑身冒冷汗,头发也竖起来了。原来老王手指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,那东西冰凉,透过手指凉到了老王的心。

这屋子里没别的,肯定是……

老王毕竟年纪大,见识广,迟钝了一会儿他突然惊醒,他知道他摸到的不是别的,正是死尸。

“快跑!诈尸啦” 老王大喊,顺手摸起枪朝尸体打去。尸体受到子弹的冲击倒地,瞬间又弹了起来。

再说小刘,先是一惊,然后一头就往窗户那扎,不想和另外一具尸体撞了个满怀,小刘一跟头摔倒在炕上。一个驴打滚爬起来就跳到地上找老王。

两个活人被两个死人夹在中间,进退两难。老王只能不断开枪逼迫尸体后退,两人一步步的向前挪动。小刘顺手摸过火柴点燃,眼前出现了两张死气沉沉的脸,差点把二人吓死过去,喝的酒早已化作冷汗排出。老王心想:老天爷呀,为何我如此命苦呀。心中想着,眼睛不自觉的向上瞅了一眼。不看不要紧,一看吓焦人。梁上一只大肥猫眼睛闪着绿光,蹄子在那来回翘。

“该死的畜生!原来是你在做怪。” 说着,老王一枪将肥猫打死,两具尸体随即倒地,不再动弹。

二人擦了冷汗,点了灯,将尸体放归原处。老王气不过,把那猫收拾干净烤熟了,二人煮酒吃猫肉。

第二天清晨,人们来处理尸体,赶到时均大吃一惊。屋子里躺着四具尸体:一具民兵的,一具老王的,一具小刘的,一具猫的。却少了另外一具民兵的尸体。后来人们在炕上找到了一具人骨,是失踪那个民兵的。

二人吃的不是猫,是人!他们是中尸毒而死的,至于为何他们把人当作猫给吃了,无人能够解释清楚……

上一篇:
骗你是小狗
下一篇:
垃圾桶边的空座
本文目录
本文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