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...
亦生亦死
发表于:2011-12-05 | 分类: 小说
字数统计: 4.8k | 阅读时长: 16分钟 | 阅读量:

结束了一整天的学习,如往常一样,22:20 准时离开北合堂。
漫步于在马路之上,感受着初冬的夜,昏黄的路灯,悠长的身影,心头别有一番滋味。没有行人的路上静的很,唯有桐叶在风中婆娑。仰望星空,我深深地陶醉在这如淡酒一般的夜。

回到寝室,刚刚进门便大吃一惊,屋子里乌烟瘴气,一群人正围坐在地上打牌。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宿舍,回到门口仔细一瞧,没错啊,正是 510 寝室。

见大家玩得不亦乐乎,我便上前围观。不料看了没多久,他们不知为何而吵了起来,紧接着便动起手来。

正在我莫名其妙的时候,老二在身后用床单勒住了我的脖子,把我拖到了阳台上。我好不容易挣脱开来,反身将他按住,然后用床单把他绑在一张椅子上,顺手将椅子仍下阳台,老二一个趔趄没有站稳,随着椅子摔下楼去。

此时背后又扑来两人,正是老三与老四,我身子一低,他俩扑了个空不小心也坠下楼去。我趴在阳台上接着灯光看着楼下的三具尸体,心中仍疑惑不解,好端端的,他们为何要对我发难?而现在,出了三条人命,我脑袋一片空白,早已经不知所措了。

夜已深,大家都熟睡了,没有听到楼下的动静,我觉得精神恍惚,便倒在了床上。宿舍现在只剩下三个人了,还有三张空荡荡的床。平时兄弟们亲如一家,而如今,宿舍里却是那么的凄凉。

看着老五和老六熟睡的样子,都显得那么平静,或许死几个人对他们来说并非什么大事情。好吧,我很疲惫了,一切待明天再做处理吧,是坐牢还是死刑我都认了,总之现在我需要好好地睡一觉。

恍惚中,我回到了老家,青山绿水红瓦房,田间的小路,深巷的狗吠,多么美妙的小山村。

每当疲惫的时候,总不忘回到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来汲取力量。走在村子的小胡同里,我打量着熟悉的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。巷口这棵大杏树也不知道活了多少个年头了,从我记事起它就一直矗立在这里,现如今它的枝叶依旧是那么繁茂。

正当我走过杏树的时候,突然有一个东西映入我的眼帘,是什么呢?我转回身,侧头向杏树上望去。茂密的枝叶间露出一双人的脚,再仔细望去,竟是一具男人的尸体。他吊在杏树上不知道有多久了,尸体已经腐臭了,怎么没人发现呢?管他呢,先回家再说吧。

爸妈见到我很惊讶,问我怎么不在学校里准备考研,却突然回到家。是啊,我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何会突然就回到了家里呢?思索了许久,我想起来了,我原本在宿舍里,后来大家打架,三个舍友摔死了,然后我就上床睡觉了。明白了,我一定是在做梦,一定是太想家了。

“爸、妈,我这是在做梦呢,是我太想你们了,所以在梦中前来看望你们。” 我尽量地想解释清楚。

“是真的也好,是梦也罢,你赶紧回学校吧,你不是忙着报学校吗?别耽误了。” 妈妈说道。

对呀,得赶紧回学校呢,没来得及坐下,我慌忙跟爸妈道了别便赶回了学校。路上我又经过了那棵老杏树下,只是那具尸体已经不见了。幻觉,都是幻觉!

回到学校,见班里的同学都在忙着准备去报考的学校参观,我也赶忙回宿舍收拾东西。刚进门,我惊呆了,摔死的那三个兄弟竟然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,我脑袋彻底乱了,搞不清楚到底是他们活了,还是我也死了。

“你们 —— 没事吧?” 我试探的问到。

“什么事?你脑袋坏了吧!快点,人家都去参观学校了,我们也得抓紧时间。” 老二说道。

是啊,他们怎么会死呢?可能是我又胡思乱想了。我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便出发了。我报的那个学校的名字很拉风,叫 “魔窟学院”,这么奇怪的名字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住了,这么恐怖的名字,当然也只有我一个人敢报了。嗯,一个人旅行,也不错。背着行囊,踏着夕阳……

也不知道走了多远,我看到前面有一大片草地,很是美丽。远方有一座城堡,我想那一定就是魔窟学院了吧。我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,撒开腿就向前跑去,不料半路冲出一个 30 左右岁的男人来,差点儿把我撞倒。

“你是去魔窟学院的吗?” 那人问道。

“对啊,前面那座城堡应该就是吧?” 我问道。

“那个不是,我是学院研招办的李老师,你跟我走吧,我带你去。” 那人说道。

我跟在他后面走着,拐了几个弯,那人便停了下来,他告诉我已经到了。我四周打量了一下,一脸茫然,这里什么也没有啊,明明就是一片空地。他看出了我的疑惑,笑着弯下了腰在地上掀开了一块草坪,下面竟然是一个洞。

“好了,我们下去吧,学院就在下面。” 李老师笑道。

我心想,也是啊,魔窟学院嘛,建在洞里也名副其实,越来越觉得这所学校有个性了。我见他跳了下去,我也跟着跳了下去。

真没想到这个洞那么深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着地。这哪里是地啊,明明就是一个泥潭,我整个人都被淤泥给浸没了。我挣扎着爬了起来,头上、脸上都是泥。

放眼望去,整个洞是长方形的,五六米宽,十几米长的样子。两侧摆满了床,都淹没在淤泥里,每张床上都躺着一个满身淤泥的人,个个都死气沉沉的,看的我好不压抑。这哪里是学校啊,这根本就是一个贫民窟,就算是贫民窟也没有这么变态的啊,在暗无天日的狭小的洞中也就算了,还要整天泡在肮脏的淤泥里,在这样的环境中如何能够生存呢。

我在这里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,便欲离开,可是我环顾了一圈,并没有发现出口,这儿似乎是一个封闭的空间,而那李老师也不知了去向。我只好找旁边的一个人打听出口,可是他的回答让我匪夷所思。

他说这洞里是一个活人坑,里面的人都是吸血鬼储存的食物。洞里的这些淤泥其实都是被吸干了血的尸体腐烂而成的尸泥,在尸泥中浸泡过的人的血液会更加的营养美味。地上有一座城堡,里面住着鬼王,每天夜里他都会派手下来选取一个人作为他的晚餐,只有在那个时候,这个洞才会打开一个出口,但是有吸血鬼把守,根本就逃不出去,所以只要被抓进来就只有等死了。

看着他那严肃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,再加上我现在的处境,我也就有八九分相信他的话了。

我尽量平复自己烦躁的心情,越是遇到威胁越要保持清醒。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养好精力,等待吸血鬼来提人,以伺机逃跑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头上打开了一个洞口,月光从中洒落下来格外耀眼。这时候几个吸血鬼从天而降,我慌忙屏住呼吸,整个人躺入尸泥之中,待他们选好了人离去,洞口正要关闭之时,我随手将自己的电脑包扔了上去。电脑包正好卡在洞口中间,见吸血鬼已走远,我便从洞口钻了出去。这鬼地方,实在太诡异了,我转身便跑向来时的方向。

路上遇见了一处餐馆,这时才觉得肚子已经在不争气的叫了。也顾不得身上脏兮兮的,我大步流星地冲进了餐馆。老板娘是一个老太太,很和蔼的样子。餐馆中整齐的摆放了几张桌子,一边有三个女生正在吃饭,时不时的看我一眼,不知道在讨论着什么。我想一定是我身上的尸泥太脏了,得了,我还是出去吃吧, 以免影响人家的生意,我叫了一份炒面带走。

拿着热腾腾的炒面,我来到路边的一棵树下,正打算饱餐一顿。这时从对面走来了两个男生,其中一个跟我搭话,另一个趁机抢走了我的炒面,然后他们俩转身便跑。我一怒之下紧追不舍,可是追着追着便不见了人影。

我停下脚步,喘着粗气,心中越想越气,抬起脚便踹向路边的老树。谁知道这一脚踹下去,树干上出现了一道门,门下面是台阶。我顺着台阶走下去,这里面竟然是一处地下酒吧,真的是歌舞升平,热闹非凡。

抢我面的那两个男生也在里面,他们见了我依旧是逃跑,我自然也不肯放过他们,便随着他们在酒吧里绕圈子。这酒吧也不知道有多少层楼梯,我完全被绕晕了,那俩小子早就逃之夭夭了。

我坐在楼梯上回想着发生的一切,感觉很玄幻,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那么离奇,离奇的像是在做梦一般。正想着,从楼下走来一人,这不正是那个研招办的李老师吗? 不对,什么研招办的,我看是招魂 索命办的吧,把我骗去给鬼王当晚餐,定不是好人!!!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 我问道。

“呵呵,告诉你也无妨,将死之人,让你死的明白点吧。我是鬼王,今晚你就乖乖的做我的晚餐吧。” 李老师说道。

我心中大惊,坏了!撞见吃荤的了。再仔细瞧瞧,酒吧早已经消失不见了,我正身处那座城堡之内。鬼王一边得意的笑着,一边一步步地向我逼近,我转身就朝着城堡的大门跑去。鬼王似乎很自信我这是徒劳的挣扎,在我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,估计是在享受那种 追捕猎物的快感吧。

我连滚带爬的好不容易逃出了这座古怪的城堡,回头望去正好跟鬼王碰了个照面。我没有心理准备,经他这么一吓,我一跟头栽倒在地上。此时我双腿发软,根本就站不起来。罢,人生自古谁无死,死的窝囊也是死,我索性闭目待毙。

良久,并没见有什么动静,我睁开眼睛,只见鬼王背对着我,眼睛凝视着远方。我很好奇,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远方,只见城堡的上空有一团黑压压的东西,越积越多,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诡异。慢慢的,那团东西形成了一股旋风,比城堡还要高。

旋风一点点的逼向了我们,鬼王显得很恐惧,也不管我了,径直一个人跑了。谁料那旋风也随着鬼王跑,只见它们不停地围着城堡绕圈子,最后鬼王被吸进了旋风之中,过了一会儿旋风便消失了。

我悄悄地摸索过去,藏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观察。此时鬼王早已经倒在了地上,一边痛苦的叫喊着,一边翻滚着。他的身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白色的蛆虫,原来刚才那股旋风是由无数的苍蝇聚集在一起,它们在鬼王身上产了卵,卵瞬间孵化出蛆虫,蚕食着鬼王身上的腐肉,真是一物降一物啊,想不到是我平时最讨厌的苍蝇救了我一命,我打内心里感激它八辈的祖宗。再看向鬼王,他早已经没了动静,地上只剩下一具白骨,那些蛆虫都变成了苍蝇飞走了,我深深地向它们敬了一个礼。这地方阴森森的,我得赶紧离开。

夜色越来越深了,月光如水一般洒在大地上,我失魂落魄的走在这条夜路上。前方有一条河,在月亮的照之下波光粼粼,煞是美丽。我中激动,撒开腿便跑向河边,想洗掉这满身的尸泥。

近前,见有人在河边钓鱼,怎么感觉这背影那么熟悉呢?仔细一想,这不正是在餐馆遇见的那三个女生吗?看着她们那长长的头发随风飘扬,不禁感叹多么美丽的身影啊。我走到跟前看向她们身后的桶中,好多鱼啊。只是这些鱼生的甚为奇怪,它们没有鳞片,全身的皮肤褶皱的如同老人的脸。鱼嘴很小,长满了尖尖的牙齿。但是眼睛特别大,显得黑洞洞的。怪哉,怎么会有这么丑的鱼呢?

“美女们,请问……” 还没等我说完,她们便回转过头来,长长的刘海儿遮住了她们大半个脸。多么漂亮的刘海儿啊,我是越来越喜欢这几位美女了。我蹲下身子来想看清楚一些她们的容貌,却见美女们都用纤纤细手撩开了刘海儿,露出来白皙的脸。多么白的脸啊,煞白煞白的,白的像纸一样。

“好看吗?” 一个美女问道。还没等我回答,就见她将两根手指插入自己的眼睛中,两颗眼球被生生地挖了出来,鲜血溅了一地。只见她把眼球丢入桶中,那些鱼便争食起来。我被这一幕吓傻了。更让我崩溃的是,旁边那两个美女从桶中捞起两条鱼并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。我一边吐,一边转身跑开,只听见身后三个人在那里哈哈大笑。跑了许久,我回头看去,她们并没有追来,我深深地舒了一口气,总算是有惊无险啊。

一路奔波,终于回到了学校,寝室中的兄弟早已经熟睡,只是不见老二、老三和老四在。我喊醒了老六,老六说他们去钓鱼了。一听钓鱼我汗毛都倒竖起来了,刚才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呢。再一想,大半夜的三个人跑去钓鱼,我很难相信,如果说是去上夜网打游戏还比较有说服力。管他们是去干什么呢,我累了,需要好好地睡一觉,可是看看身上的尸泥,我不忍弄脏自己的床,就搬起了地上的大桶水去洗手间冲洗一下。

脚刚刚迈进洗手间,我看到面前跪着一个女人,她背对着我,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,不时的还磕几下头。这大晚上的在男生公寓里怎么会有女人呢?我悄悄地走上前想看个清楚。只见女人面前的地上有一个小土堆,女人很虔诚的在那里祭拜着。不一会儿,从土堆中钻出六个小人儿,他们绕着土堆儿又蹦又跳的。我正欲仔细看清楚小人儿的摸样时,女人突然转回身,我一下子便晕了过去。

醒来后,洗手间里空荡荡的,肯定是今天太劳累了,产生了幻觉,或许这一切都是梦,我洗干净了身上的尸泥便回到了寝室。进门却见老二、老三和老四正在打扫卫生,奇怪了,他们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呢?大半夜的打扫卫生也太那个什么了吧,不会是在梦游吧。

他们见我走进来都很高兴,说是他们今天都找到女朋友了,要给我介绍一下。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,门口便走进了三个女生。擦!这不正是那三个钓鱼的女生吗?!我终于明白了,老二他们是真的去钓鱼了,这鱼没钓着,却钓回三个女鬼来。

我把老二他们拉到一边悄悄告诉他们那三个女生是鬼。只见他们听后哈哈大笑,笑的是那么莫名其妙。我心里焦急万分,这三个小子,大祸临头了还笑得出来。

老五和老六也被这笑声吵醒了,便问是怎么回事。

“老大说这三个女生是鬼,让我们小心呢!” 老三解释道。

只见老五、老六也笑了,然后所有人都跟着笑了起来,只有我傻傻的站在地上。许久,他们才止住了笑声。

“我说老大啊,你这又是在逗我们开心吧,生前如此死后还是带着那股子幽默劲儿啊。” 老六笑道。

我脑袋一下子大了,“怎么?我死了?我怎么会死呢?我是怎么死的?”

“谁知道你发什么神经啊,哥几个正在打牌,你一回来就掀我们的桌子,还吵着要跳楼。我和老三、老四过去拦你,却被你推下楼摔死了。老五、老六当场被吓死了,至于老大你嘛,真够义气,在一棵杏树上吊死了。” 老二说了一大通。

我恍然大悟,原来一切都是真的,他们三个真的摔死了。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老二、老三和老四死了,老五和老六还能那么淡定,原来他们早已经被吓死在了床上,我还以为他们在睡觉呢。而杏树上的那具男尸,竟然是我自己,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孤魂野鬼罢了。

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,突然的我不知所措。看着熟悉的校园,想起了那些同学好友们,我们从此便阴阳两隔了,走的匆忙,来不及道别,不知道会有几人为我流泪,而我痛心疾首却流不下一滴眼泪,因为我只是一个灵魂……

上一篇:
归乡
下一篇:
神棍节
本文目录
本文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