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...
反锁的门
发表于:2013-07-01 | 分类: 小说
字数统计: 3.3k | 阅读时长: 11分钟 | 阅读量:

又是一个周六,天阴沉沉的,下午舍友都出去玩了……
她,一个普通的女孩,来到了这所大学读研。她个子不高,但是学习很努力。她相貌平平,却也有疼爱自己的男朋友。虽然平时实验有些累,也常遭到老板的批评,但是她实验很卖力。一个研一的小女孩,承载着家人的希望,为了自己的理想,奋斗在这所老校,可是,人生总是那么多的意外……

这个周末没有往日的欢声笑语,舍友们都出去了,她心情很压抑,压抑的足够窒息。两点多钟,已经过了午休的时间,楼里又响起了刺耳的装修声,这噪音更加让她烦躁不安,她抓起桌子上的书狠狠地摔在地下,这么多年,一直在读这些所谓的书,可是书又能给我们什么呢?

天气闷热,知了的声音都那么嘶哑,窗外没有一丝风,一切都像一幅画一样定格在那里,唯一在动的就是她那颗烦躁的心。她从凳子上站起来,来到门外看向楼下,外面零星走过几个人,都脚步匆匆的不知道要去向哪里。

这个世界太忙碌了,大家都在为生计奔波。一切都显得那么匆忙而混乱,哪里去寻一方净土,拨丝弄竹,醉情山水,过一番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
读研是自己的选择,可是后来发现坚持下去竟然是那么难。雄心壮志早已经被无穷无尽的实验所磨平,读研也不过如此,读研与自己的想法相差太远。人生是那么的迷茫,未来的路要怎么走。

学业,感情,事业。每一个都让自己头疼,好像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。突然发生的一件事情把她的整个生活都打乱了。最近她很苦恼,面对着这一切却又无能为力,最终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无能。

活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,活着需要莫大的勇气,活着要承担太多的责任,活着却又不知为何而活,只是如行尸走肉般的活着,她一直想让自己振作起来,可是她发现一个人真的很难。研究生,大家都有自己的实验,都是各忙各的,没有人去关心自己。这个圈子太冷漠,冷的让人心寒。她是那么的无助,感觉自己活在一片荒漠里……

天越来越阴暗了,乌云压的很低,还是没有一丝风,她额头上的汗珠终于忍不住寂寞,顺着她的脸颊滑落下来,参杂着泪水一起留到嘴角。这些液体中包含着太多的苦楚与辛酸,此刻终于流了出来。她想放声大哭,却感觉喉头是那么的沉重,沉重的发不出任何声音,沉重的压的心脏无法跳动。她觉得自己要窒息了,武汉的天气似乎总是那么不如人意,闷热的空气仿佛已经凝结,张开嘴使劲的想吸一口空气,一股热浪顺着呼吸道冲入肺中,她的肺快要炸掉了。

她在宿舍里来回踱着步,站也不是,坐也不行,想要安静下来,却发现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充满着浮躁。她的脑袋快要崩裂了,她大喊几声,可是声音还没喊出口就已经淹没在电钻的嘶鸣声中。想不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,这撕心裂肺的呼叫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。她觉得自己太可悲了,也许自己活着就是一个悲剧。

突然空气中传来了一个声音:“来吧,我在这儿,只有我能够理解你,来吧……”

她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,厕所,是的,厕所里传出的声音。她起身朝厕所走去,阴暗宿舍里的厕所显得格外的阴暗。她感到厕所里阴风习习,这闷热的夏天还有这么一个凉快的地方。她很高兴,抬脚走进厕所,这里面是那么的凉爽,她反锁上厕所的门,静静地靠在门上。一切立刻清净了下来,外界的一切喧嚣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她不在觉得那么心烦,闭上眼,感受着黑暗的恬静。

她回想着儿时的快乐,回想着从小学到大学的喜怒哀乐和那些酸甜苦辣,人生真的很美好,只是她觉得自己与这些美好无缘。幸福似乎总是别人的,悲伤永远属于自己,这么久以来自己没有一天安心过,没有一夜睡好过。唯有此刻,躲在这小小的厕所里,一切都平静了下来。她只想呆在里面,永远,永远……

她感觉很疲惫,倚着门她慢慢的坐在了地上,她打开水龙头,任凭水肆意的洒在身上。汗水,泪水,苦水,酸水都流了下来。她睁开眼望向天花板,一根横梁映入她的眼帘。那是一根挂帘子的横梁。

她静静地看着那根横梁,总觉得横梁是那么的亲切,或许自己前生就是那张帘子,横梁是自己的归宿。她眼睛一亮,冲出厕所。她打开箱子,找出了那条自己最爱的围巾,爱情的围巾,那是男朋友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。她捧起围巾,放在鼻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似乎想要把它吸到肺里面去。泪水打湿了围巾,也打湿了那颗脆弱的心。

她拿着围巾慢慢地走向厕所,围巾的一头在地上滑着,好像这围巾太过沉重,她拿不动了,就在地上拖行着。终于,她又走进了厕所,不对,她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东西。她疯了似的跌跌撞撞的冲出厕所,是的,凳子,她需要一个凳子,这是她通往世界尽头的垫脚石。

她拖着凳子回到厕所,关了灯,锁了门。她吃力的爬到凳子上,将心爱的围巾系在横梁上,最后还打了一个蝴蝶结,算是最后的美丽吧。

她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,昏暗的镜子里是自己憔悴的面孔,只是这面孔马上就要陨灭了。泪水早已经流干了,心也早已经碎了,此刻的她如同一根木头,麻木不仁了。她眼神呆滞,慢慢地将头伸进那个圈圈,她长舒一口气,闭上眼睛,从此世界与自己无关了。她不敢再多想了,她怕自己想多了狠不下心,她脑袋很乱。

解脱吧,凳子被她踢到了,几分钟后,她走了,去了那个美丽的国度,据说在那里没有烦恼,没有忧愁。她去了,永远的去了……

“哎哎哎,特大新闻,听说了没?死人啦,自杀的,好恐怖啊……”

“这事我也知道,听说是个博士呢……”

“错错错,是研一的,女生,住博园……”

是啊,一个人的死只能改变自己的命运,却改变不了社会。唯一影响到大家的就是茶余饭后多了些话题,为你伤心的只有至亲之人,人性是冷淡的,最多只会为你感慨几句,接下来生活还是依旧。这种死,好可悲,可悲的有些心凉。如若再给你一次机会,是生着面对,还是死去逃避,你会怎么选?

安息吧,一切都已经平静了,一路走好……

在踢到凳子的那一刻,一切思绪都已经停止了。她挣扎着,这也是她最后一次挣扎,但是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。正如她曾经不懈的奋斗一样,但是最终她还是改变不了什么,一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。

她曾经是大海里的一滴水,而如今,她被大海抛弃了,她很孤单,对大海外面的世界感到陌生与恐惧。离开了大海,她不知该何去何从。她想努力的回到大海里,却找不到回家的路。她绝望了,不想再过这种惶恐不安的生活,她要为自己找一个归宿。她抬起头,看见了太阳,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。她闭上眼,任凭身体向太阳飘去…

此刻,心爱的围巾勒在脖子上,她已经无力挣扎。为何要挣扎呢?从此就要解脱了。她并不知道自己死后会去向哪里,她只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了。

大脑渐渐变的空白,她能够从镜子中看到自己那憋得紫红色的脸。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照镜子,只是此刻,这张面孔已不再姣好,甚至有些恐怖。管他呢,反正只是一副躯壳罢了,今天就要摆脱它,再也没有束缚了。

她已不再挣扎了,她觉得自己身体变得越来越轻,她飘起来了,飘出了自己的身体。她突然变得很清醒,她看着垂在空中的自己,她突然觉得束手无策。如今,自己再也没有了依托,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,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。

她在厕所狭小的空间里游荡着,她想出去,不想再看到自己那副躯体。她怕自己会伤心,却又流不出一滴泪。她伸手去开门,却发现自己根本触摸不到把手。现在自己只是一个魂魄,除了思考,别的什么也做不了。一番努力之后,她彻底崩溃了,她还是那么的无助。她坐在地上 ,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身体,自己的面孔是那么的狰狞,她把自己也吓到了。

黑暗而狭小的厕所让她感到无比的压抑,如果此刻有人帮自己一把,那该多好啊。就在此时,她听到了舍友们的欢声笑语,是姐妹们回来了。她很高兴,自己不用再孤单了。有人朝厕所走来了,可是门被她反锁了,舍友打不开。她听见舍友敲门的声音,可是她无法回答,她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舍友走了,不一会儿她们借来了厕所的钥匙,门被打开了。她欣喜若狂,朝舍友扑去,她想好好的拥抱一下舍友,可是她却看到舍友在尖叫。她才意识到是自己的尸体吓坏了舍友,她好自责,她没有想到会这样。她蜷缩在宿舍的角落里,看着无辜的舍友疯了似的冲出了宿舍。她觉得自己好冷,好孤单,好无助,她好难过,好伤心,却流不出一滴泪。

不知过了多久,110 来了。他们是来为自己收尸的,伴随着自己二十几年的身体就要被运走了。她心中有万般不舍,她多想再回到身体里去,可是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。警车带着尸体走远了,她多想追上去,可是舍友被自己吓坏了,她不忍就这样离开好姐妹。她要留下来看着舍友好起来。

宿舍里只剩下她自己,她看着熟悉的一切,万般滋味涌上心头。这世上的一切与自己再也没有关系了。不知道是世界抛弃了自己,还是自己抛弃了世界。总之,现在的自己是孤单的。

终于,舍友们又回来了,她不知道有多高兴。可是她看到舍友搬着被褥离开了。是的,她们换寝室了。她们都走了,宿舍里只剩下自己和自己的东西,寝室外是那么的炎热,而寝室里却如此的荒凉,她觉得自己快要冻僵了。

床头斜躺着自己的熊宝宝,她多想自己也变成一个毛绒玩具,那样子就会有人抱着自己,再也不会孤单了。

夜里,她自己躲在寝室的角落,没有人开灯,她感觉到黑暗的冷清与恐怖,她第一次感到仅仅十几平米的宿舍里是那么的空荡。她就那样一直静静地坐着,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,她也不清楚自己的灵魂会生存多久,不知道何时投胎,不知道六道之中自己会去哪一道,她只希望下辈子不要再做人,她甚至想要魂飞魄散。

夜,太荒凉,太漫长,太孤单…

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,窗外吹来一阵风,她随风而去,让风带走自己,带走一切…

上一篇:
雨夜
下一篇:
南湖异事
本文目录
本文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