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...
滴血的笔
发表于:2010-05-17 | 分类: 小说
字数统计: 1.1k | 阅读时长: 3分钟 | 阅读量:

晚上又要开班会,窗外下着雨,被风吹着敲打在玻璃上,心中烦如乱麻。辅导员更是火上浇油,又谈起了运动会通报的事,听说还开始找人谈了。强制运动会我没去,被系里严重警告了,算作旷课十六课时,不去的人多了,通报的就我们几个,我们是鸡,其他人是猴,系里把杀鸡儆猴演的淋漓尽致啊。

本来这事过去很久,我已淡忘,不想今晚又提及此事。我顿时火冒三丈,窗外的雨也化为燃料,我开始浑身燥热。 正激动着,忽觉手指湿漉漉的,仔细一瞧,手上有一滴血,擦去,又出来了。原来是从笔里流出来的,越流越多,我整个手被染红了。我不顾讲台上的辅导员,一股脑的冲了出去,雨水洗涮掉了手上的血迹。

我漫无目的的在雨中走着,想起傍晚没吃饭,便去买了一个饼嚼着。 前面围着一群人,密密麻麻不知在干嘛,我挤上前要看个究竟。在人群中央是一个台子,台中央坐着几个人。地上是一片血,被雨水冲涮着流向四处。我咬了一口饼嚼着看向台上,其中的一个男人笑着把手伸向自己的腹部掏了进去,随手扯出一段肠子朝我丢了过来,里面的东西迸了我一身,我又吃了一口饼,和着雨水吞了下去。那个男人看着我笑了笑又把手深向自己的胸膛掏出两片肺扔给了我。我拿起来看了看,肺是黑的,还油油的,一滴雨也不沾。再瞧向那个男人,他正抽着烟,还是防水的。

“吸烟有害健康,你的肺都黑了还抽啊!” 我一边嚼着饼一边对他说。他又朝我笑了笑,把自己的器官一股脑的全扔向了我,我拿着饼来回躲着,以免弄脏了我的饼就不能吃了。忽然我被一个囊状物给砸倒了,我捡了起来,是胃。我从贲门看进去,里面黏糊糊的,凑近鼻子仔细一闻有一股熟悉的味道,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。我用手使劲一拽把胃撕裂,扒出了内容物,那不是饼渣吗。

“你今晚也吃的饼吗?心花饼、状元饼还是土掉渣啊?” 我问道:“难道你也是饼王?”

他看了看我,笑道:“你把那些内脏拿过来,我吞下去。在你把饼吃完之前我会把它们全吞掉,不信就试试。 周围的人欢呼着,我们便吃了起来,他是囫囵吞下去的,我输了。正要走,被他拦住了。“看看你的肚子,怎么走啊!”

我低头一看,天哪,我的肚皮敞开着,里面空空的,只剩下脊住和肋骨。我完全是一个空洞的人了。我失去了一切却还有生命,我明白了,刚才他吃的那些是我的内脏,我却什么都不知道。我呆呆的嚼着饼,饼渣到喉头便掉了出来。

“来吧,跟我去实验室,我帮你!” 那个男人对我微笑着。

我跟着他来到了实验室,他把我放在解剖台上,我瞪着天花板发着呆,他把我胸膛和腹腔内填满脱脂棉,然后用针给我缝合伤口。

“好了,你现在是一个活标本了,以后组织需要你的话要随传随到,不许以任何理由推脱,否则把你大脑也给换了!” 他笑道:“以后我会给你吃特定的食品,我们需要在你体内接种微生物,希望你配合。”

我很清楚,他们把我做成了活体培养基,给我吃的无非是牛肉膏、蛋白胨之类的东西。我走出实验室,站在雨中大喊:“我的命运凭什么让你主宰?!”

“你无钱,无权,无能……” ,一个声音不知从何处飘来。

是啊,我一无所有,但我不能连自由也丢了。 掉头跑回实验室,我喝尽了所有的酒精。站在窗前,看向远方,雨更密了,我的视线模糊了,脑袋却清醒无比。我的身体不能任人摆布,我要自由。

好美的夜色,我点了一只烟,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……

上一篇:
枣院剿匪记
下一篇:
河岸的老者
本文目录
本文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