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...
发表于:2010-12-13 | 分类: 小说
字数统计: 563 | 阅读时长: 1分钟 | 阅读量:

一大早起来,天有些阴沉,听胖子说外面飘雪了。

心情如同这冬日的天空一样沉重,昨夜舍友说我心理扭曲,深深的伤了我的自尊。平日里我吊儿郎当,不经大脑说话,那都是无心之谈。想不到兄弟们把我看成是非正常之人,真的很受伤。

既然大家这样看我,那我改,没必要丢了尊严来讨大家开心,谁不会正禁危坐,之乎者也啊。

心纠结的要命,懒言少语。我不在乎女人背叛我,却容不得兄弟们瞧不起我,真的伤自尊了……

课上的很无聊,陈老师在上面拼命的讲,我在下面一个劲的郁闷。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,赶紧冲出去透透气,虽然天空阴沉,但空气还是不错。我站在天桥上看着远方,心宽阔了许多。

心里正想着事情,对面来了一个人,细瞧,原来是师妹。

心里纳闷,便问:“师妹千里迢迢,不在太虚修行,为何到此?”

师妹暗然:“奉师傅命,前来送一物于你。”

说着,她从背后拿出一个盒子。仔细一瞧,正是骨灰盒。我心一颤,几乎晕倒。“难道……?”

“不是,师傅健在”,师妹哭道:“是二师兄”。

我胸口绞痛,我与师弟关系素好,感情颇深,不想今日遭此恶耗,怎能不让我撕心列肺。昨日兄弟伤我,今日痛失师弟,究竟为何。

“二师兄走前未能见你,深以为憾,嘱我将他骨灰带来见你,方肯归天。”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 我问道。

“几年前,那妖物未死,前来复仇,二师兄就是被其所害。” 师妹已经泣涕涟涟,“你还是看看二师兄的骨灰吧,望你将其好好安葬,让他陪你在此修行吧。”

我接过骨灰盒,小心的抚摸着,心中正难过,忽觉腹部一凉,低头望去,只见一把弯刀插于其上。抬头,师妹正在狰狞的笑着,我视线逐渐的模糊,身子一软,摔下楼去。

我不解,只能留着下去弄清楚了……

上一篇:
垃圾桶边的空座
下一篇:
老婆一家“人”
本文目录
本文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