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...
日记
发表于:2011-06-04 | 分类: 小说
字数统计: 1.6k | 阅读时长: 5分钟 | 阅读量:

2011 年 6 月 4 日 星期五 闷热

昨晚给猪同学修电脑,熬到 12:40,总算是修好了,心中颇兴奋,于是乎一夜未眠。

失眠是人生最最痛苦的事情,明明很困却又睡不着。寂静的夜,死寂的床,辗转的人……

到了早晨,终于进入了梦乡,正酣时,被猪的电话喊醒。一夜煎熬,疲惫不堪,却又不想这大好时光浪费在睡觉中。翻身起床,洗刷收拾一番,拖着沉重的身体出了宿舍楼。

不知道是因为没有睡好,还是由于天太热,食欲全无,早餐三个包子勉强吃下,腹中胀满。蹒跚至合堂,学了两个小时,又回到宿舍。电脑还有点小问题,虽然无关紧要,但我喜欢把事情做到完美,这样才有资格为人师表。

中午没有吃饭,一直等到把电脑交给猪才倒床大睡。心事已了,此觉大酣。下午听了周勇老师的报告,也是心不在焉,感觉自己处于病态之中。晚餐自然是难以下咽,身体不适直接影响到人的心情。学到晚上八点,心中烦闷无比,出去给老妈打了个电话,越聊越觉得没有力气,挂了电话回合堂坐了会儿,实在是学不进去,便回了寝室。

晚上 11 点多钟,张宾带回来两个菜,二人买了酒,喝了起来。闷热的天喝一杯凉爽的扎啤,心中舒坦了许多。或许是因为太累,喝了一点便觉得微醉,躺在床上,思绪纷飞。

辣椒吃多了,身体从内到外燥热不安,翻来覆去,难受异常。迷迷糊糊中哼了一声,突然听见有人喊了我一声,将我惊醒,大汗。原来是大伟,他跟我说了两句话便没了声音,随后他自己说起了梦话。

寝室里异常的热,我无心再睡,想下床写篇文章。打开电脑,有些发呆,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,大半夜的起来写鬼故事,真是有些变态了。据说好多作家不是自杀了,就是疯了。我怕自己也变态到那种程度,便关了电脑,一个人站在阳台自我反省。

夜里三点钟,阳台的风很爽,心里痛快多了,只是口渴难耐。宿舍里无水,其他寝室早已关门,我束手无策。这几天,送水人的电话停机了,于是我们便成了渴死的鱼。我拿过电话,随手拨打了送水电话,我只是想试试能不能打通,结果很出人意料,睡觉前还是停机,现在却打通了。

“喂?你好,请问你需要水吗?”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。

“啊?!现在都凌晨三点多了,你们怎么还送水呢?” 我奇怪得很。

“呵呵,我们上夜班啊,你们几号楼,我马上送到。” 男生笑着说。

“嗯,12 号楼 411 寝室,麻烦你了哈。”

“OK,不客气,你稍等啊。” 男生挂了电话。

五分钟后……

门响了,我赶紧去开门,却不见有人只见地上放着一桶水。我打那个男生的电话,却已经停机。管他呢,渴死了,我先喝了再说。一大杯水下了肚,心里舒坦了许多。不久,觉头晕。我使劲摇了摇头,不经意间瞥见后山有一群人。这么晚了,他们在做什么呢?我决定去探个究竟。

后山坟地……

山腰上是一大片坟地,规划的很整齐,林立的碑石显得庄严而肃穆。我走到近前,眼前景象热闹非凡,每一块碑上都坐了一两个人。大家摇着扇子,有说有笑。我心中纳闷,乘凉干嘛要跑到坟地来呢?不怕惊扰了里头的人么?

我来到一个正在抽烟袋的老伯面前,问道:“大爷,您为什么不睡觉,跑到坟地来玩呢?”

大爷嘿嘿笑道:“天太热啦,睡不着,出来透口气,这儿阴气重,比其他地方要凉快呀。”

我大汗,这些人啊,可真是给热疯了,什么事情都敢做。我转身欲走,却被一人给拉住。回头,发现是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。

“有什么事么,帅哥?” 我问道。

“哦,刚才我给你送了一桶水,忘记收钱了,你看?……” 男生说道。

我摸了摸口袋,发现竟然是空的,脸一红说道:“不好意思啊,我身上没带钱,明天给你行么?"

" 嗯,那好吧,你叫什么名字?” 男生问我。

“了尘兰若,你呢?”

“王大鹏,呵呵” 说着他跳到一块碑上坐着。

我心想,这小子也太大胆了,敢坐在死人头上,万一坟主生气了,把他拖下去就惨了。想到这,我便有意的看了一下碑主的名字,当场就懵了。碑上刻着 “王大鹏之墓”。我吓坏了,知道自己撞上鬼了,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鬼。我欠了鬼的钱,如何能走出这片极阴之地?我偷偷地瞧了一眼王大鹏,见他正在朝我微笑,笑的我毛骨悚然。我努力说服自己一定不能乱,要镇定,要装作若无其事。若是让他们发现了我的恐惧,那就死定了。

“行,那明天我给你打电话,没事的话我先走一步了啊。” 我对王大鹏说道。

“等等!” 王大鹏喊道:“吃点东西再走吧,我们马上就要开饭啦哈哈。”

“那个,我不饿,你们自己吃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 我的腿有点哆嗦。

“那好吧,反正大家都快成邻居了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 王大鹏开心的说道。

晕倒!这话听着渗得慌,与鬼做邻居,那不是说我要埋在他旁边么?我再也呆不下去了,撒腿就跑,一口气飞奔回宿舍。

我气喘吁吁的爬到床上,却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。谁呀这是,竟然跑到我床上睡觉。我推了推他,却怎么也叫不醒他,我生气了,凑到近前要看看他究竟是谁,掀开被子,我傻了,躺在床上的正是我自己啊……

上一篇:
神棍节
下一篇:
夏冰
本文目录
本文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