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...
屠龙
发表于:2015-11-10 | 分类: 小说
字数统计: 2.3k | 阅读时长: 7分钟 | 阅读量:

阳西下,天空一片红晕,我骑车走在马路上,右手边便是清水河。

记得儿时的清水河是有水的,也没有污染,河中也有小鱼小虾和鹅鸭。那时候总是偷偷地跑出去和小伙伴们去河中玩,逮过不少鱼虾,打死不少蛇。

十几年的变化,气候变得无常,清水河变成了无水河。尤其是今年受厄尔尼诺的影响,数月未下雨,河中被挖出了不小井与湾,然而也并挖不出多少水来。

我看向河中,见前方围了不少人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我放下车,从马路冲到河中,剥开人群想看个究竟。人群中围着一个水湾,水很浑浊,不知道有多深。人们像炸开了锅一样不知道议论着什么。周围围着不少水泵,然而并没有抽水。我有些奇怪,若在平时,这点水不到半个小时就会被抽干,可此时面对着一湾水,人们似乎都不为所动。

看了许久也没看出个究竟,天色慢慢的暗淡下来,农村的马路上没有路灯,我急着回家便又回到了马路,骑着自行车走向回家的路。脑子里想着刚才的一幕,觉得莫名其妙,于是不经意的看向河中。走了不久,发现河中又出现一个水湾,水很浑浊,周围空无一人。我觉得奇怪,中午经过这里的时候并未发现这里有水湾,难道下午有人在这里挖的?为什么挖出水来却没有人抽?

正当我打算离开的时候,我发现水中有很大的动静,定睛一看便被吓了一跳,只见水中一条又黑又粗的东西不断的翻滚着。起初我以为是蛇,可仔细一看发现它身上并没有鳞片。这更像是一条巨型黄鳝,通体发黑,身体有三个水桶那么粗,在夕阳的照射下泛着光。它的头一直没有漏出水面,我也没有心思去看,因为我已经被吓成狗了,骑着自行车仓皇而逃,只希望这条大黄鳝不要发现我,不知道它吃荤还是吃素。

正走着,突然感到一阵风从身后吹来,伴随着一股腥味。一回头便发现一条尾巴从河中探到了我身边。刚刚只看到黄鳝的三围,却没看到它的体长,此时此刻我才发现,这玩意儿是又粗又长!我依旧没有看到它的头,所以并不知道它的全厂,不过我现在的位置离水湾有十几米的样子,也就是说这家伙最少也得有二十米长。

不过,它的尾巴极其细,跟我的胳膊差不多粗。眼看着这苗条的小尾巴就要抽到我的脸上,哪怕我脸皮再怎么厚,也会被抽破相了。此时我躲无可躲,索性把车子丢了,就地一个驴打滚躲过一招。然而那条尾巴像长了眼镜一般,跟随着我左右摇摆。尼玛,老子真后悔没有学过小苹果舞蹈,否则拍一个人兽共舞肯定可以走红网络。然而黄鳝似乎并没有心情与我跳舞,它招招式式充满着杀气,不论我怎么躲,它总会精确的找到我的位置并发起攻击。

躲了几招我体力便损耗了大半,心想老子豁出去跟你丫的拼了!于是撸起了袖子就势一扑一下子抱住了那条尾巴,真他妈滑呀,我这才发现根本抱不住,还很容易被它甩出去。不知道是不是我脑袋抽筋了,张开嘴便朝着尾巴咬了下去。没想到这家伙还细皮嫩肉的,口感像鲶鱼一样,十分松软。

我的牙狠狠地咬了下去,此时也不顾得担心自己的烤瓷牙经不经得起黄鳝的考验。它似乎能感觉到疼,尾巴往回缩了回去,如此一来,我在尾巴上留下了两道深深地牙印,它的一层皮被我啃了下来。只是这家伙的尾巴尖着实很硬,把老子的嘴都刮烂了。见它退了一下,我扶起自行车便往前跑,可还没等我跳上车,那尾巴又探了过来。我擦,这玩意儿属驴的吧,忒倔了!

它似乎被我激怒了,这一次的攻势格外猛烈,我感觉只要被它拍到就成了蒜泥了。我心里只叫苦,难不成刚才那一群人就是在找黄鳝吗?没想到它竟然跑到了下游,河中没有水,它是怎么跑下来的。真的是成了精了,它不知道在国内是不允许又妖魔鬼怪吗,还敢出来嘚瑟。心想若此时有一个榴弹发射器就爽了,干死你丫的!
人真是可笑,在这种危机关头还在不切实际臆想,然并卵,根本不解决问题。我使出全身力气抡起自行车狠狠地朝尾巴砸去,然后一个驴打滚翻到马路另一侧的果园里,使出吃奶的力气逃之夭夭。感觉自己真的很机智,只是可惜了我的自行车,早已经被尾巴拍烂了。

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没有星星和月亮,我摸索着穿梭在果园里。突然感到头上有一片光投射下来,抬头望去是一架飞的很低的飞机,从云层中慢慢的漏出来。可过了一会儿我才发现,那并不是飞机,而是一些排列整齐的星星,如大雁的队形一般从空中划过。难不成是我刚刚从马路上滚下来的时候脑袋撞坏了,撞出星星来了?貌似刚才没有撞到啊,我又仔细看了看天空,星星越来越多,云彩也是五颜六色,仿佛来到了童话世界。前方有一棵斜长的大树直指苍穹,树干已经被掏空了,简直就是一座登天梯。

我正目不转睛的看着,谁知黄鳝竟然追了过来。我来不及多想,直接顺着树爬了上去,一直到了云层之上。面前是一座宏伟的宫殿,让我有种来到了天宫的感觉,这也有点太过玄幻了吧。黄鳝还是穷追不舍,奇怪的是到现在为止我仍旧没有看到它的脑袋,它一直用尾巴攻击我,似乎它走路也是倒着走的。

我没有停歇,直接跑进了宫殿之中。屋子内有一口大锅,里面正烧着滚烫的油。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,尾巴便已经跟了进来。我顺手抄起门边雕塑手中的大刀砍了过去,这把刀可是真材实料,沉甸甸的,一刀下去,尾巴便断了一截。可是断下来的部分也不消停,依旧来攻击我,我飞起一脚直接将尾巴踢到油锅里,顿时感到一股香味扑面而来。他娘的,难不成这是老天故意给我准备的晚餐?

黄鳝大概感到了断尾之痛,它开始翻滚着,拍打着。我更是下了杀心,一刀一刀的砍着它的身躯,砍一段,往锅里丢一段。这二货也听话,不断的往门内挤,我就一直砍下去。只是越往后,它的身体越粗,只搞得我精疲力尽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黄鳝没了动静。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,歇够了,我提着刀走到门外。我顺着它的身躯一直走了七八米,终于看到了它的头部。它的头超级大,只是看样子并不像黄鳝,头上长角,而且还有眉毛,这眉毛生的五颜六色,甚是漂亮。鼻孔相当大,摸摸我自己的顿时觉得那些骂我牛鼻子的人少见多怪了。奇怪的是它没有眼睛,眼眶中空洞洞的,怪不得它一直倒着走路,看来是它的尾巴触觉比较灵敏,可以引路。这他妈的什么怪物,怎么看起来有点像龙呢?但是它没有爪子,没有鳞片,难道是龙与黄鳝的杂交一代?

我太累了,也懒得去琢磨这些,本想掏出手机拍个照片也好回去吹牛,可摸了半天才发现手机早已经丢掉了!这地方有点诡异,我也没有胆量去品尝锅中的肉是什么味道,万一有毒我就白折腾了!

我走到树旁,像玩滑梯一样从上面滑了下去,再回头,一切都已经消失了,似乎刚刚只是一场梦。

天空下起了雨,下的很大……

上一篇:
新生
下一篇:
新课题
本文目录
本文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