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载中...
发表于:2016-12-15 | 分类: 小说
字数统计: 1.3k | 阅读时长: 4分钟 | 阅读量:

昏暗,一片昏暗却不是黑暗,眼前的一切笼罩在一片灰蒙蒙之中。俯瞰,面前是一座村庄,不大却也不小,不是瓦房,而是座座茅草屋与阡陌交通。看似复杂,主干道实则一条。三人从竖梯上趴下,脚踏村庄的土地,四顾茫然。

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,没有霓虹闪烁,没有车来车往,川流不息。似乎是穿越回古代,三人沿着小路前行,希望能找到出口。蜿蜒小路穿行在村落之中,尽头的尽头是起点,走了很久,欲到终点的我们回到了出发点。又走了几圈,我们发现这是一个死循环。是的,我们被困在了这里,我们所能到达的地方便是这条路所决定的轨迹,哪怕我们有很多的想法,却无法逾越路两边的高墙,只能按既定的轨迹运行。

哲学讲运动是绝对的,静止是相对的,我们在不停的运动,而面前的路却如死物般,一条死路!又言时间是永恒的,时光的脚步匆匆,被困在死路上的我们,生命随时间流逝,看似我们在原地踏步,此时之我已非彼时之我。

走的累了,坐下来休息一下,梳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。之所以会现在这条死路之上是因为受一对夫妻引路,从地面的一处井盖顺梯子爬下,而随后井盖关闭,我们被困在了这里。如同一个人掉进了冰窟窿里,在水下寻找自己落水的那个窟窿却怎么也寻不到,似乎从来没有那个窟窿一般,是的,找不到的便等同于没有,得不到的也与没有无别!

我们当前需要找的不是路的尽头,而是那个井盖。几次探路下来,我们发现了一个规律,每隔一段时间我们都会来到路的原点,而这一段时间便是一天,即每过一天,我们的坐标便会归零到原点,或许我们从来没有到达路的尽头,而是在路途当中便被运送到原点,那么要到达路的尽头,我们就要和时间赛跑,从原点到终点,我们只有二十四小时。

于是,我们开始奔跑,用脚步与时间赛跑,争分夺秒。然而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,时间似乎总是沿着某一轴线向前流逝,然而空间却是多维度变换,面前的路变得错综复杂,如同一张大棋盘,纵横交错,每前进一步,便会出现多条岔路,你永远也不知道该去往哪个路口,进一步或许为进,也可能是倒退了几步,因为你没有走过就不知哪条是生路,哪一条是死路。

人类是一种聪明的动物,不论是结绳记事,还是后来的符号或者文字,这都是智慧的象征。我们边走,边做记号,哪怕有千万条路,只要做好标记,总会有走完的时候。

虽然没过二十四小时,我们的坐标都会归零,但是我们的记忆与所做的标记都不会被抹除,所以只要给我们充裕的时间,总有一天我们会破土而出。然而时间是无情的,不等人,不等物,它孤傲的来,孤傲的去,哪怕我们等得,他人却等不得。于是我们没日没夜的奔跑,所幸这个世界没有白昼与黑夜,只是灰蒙蒙的一片,不需要灯光,我们也可以看清脚下的路,丝毫不影响步伐的速度。

不知过了多少天,我们几乎跑遍了所有的路,终于半死不活的找到了井盖的位置,使尽最后一丝气力顺着梯子爬到路面。井盖之上是那夫妻二人,见到他们的第一句话便是质问他们为何将我们困在地下那么久。二人微微一笑,一句话不经意的飘入我们耳中:“困住你们的是你们自己,你们随时都可以出来。”

是啊,能困住我们的只有自己,我们所站的圈圈原来都是自己对自己的禁锢,我们的理想早已铺就了一条路,是死路还是活路只有有过才知道,或许一路顺风,或许在墙上撞的头破血流,亦或破墙之后别有洞天。

每个人面前摆着许多路,该走哪一条,该舍弃哪一条,该直走还是要转弯,每一个岔口,每一个拐点,都有无尽的烦恼,那条路对,哪条路错,谁人可知?当你走在一条不开心的路上之时,是顺心意放弃,还是要承担责任含泪走下去?

人生因为未知而神秘,而美丽,而无奈,而苦恼……

上一篇:
溪山行旅图
下一篇:
人皮
本文目录
本文目录